引進日本先進幹細胞技術 香港再生醫學帶領治療新未來
來源: 《健康創富》    作者: 健康創富    發布時間: 2023-01-09 16:42    1421 次瀏覽


生物科技是本世紀的發展重心,其中基於幹細胞技術的再生醫學,更有望治療眾多棘手疾病,成為通往健康長壽的新途徑。「香港再生醫學有限公司」(
HKRM)是專攻幹細胞技術研發及幹細胞藥品生產的新型藥企,通過率先引進日本先進幹細胞技術並融合香港原創技術,HKRM希望研發出針對中風、關節炎等棘手疾病的幹細胞藥品。幹細胞技術和藥品並非遙不可及,本期專題報導邀請HKRM主席施明耀先生及研發團隊分享幹細胞的未來應用,以及市民將如何受惠於幹細胞藥品,從而獲得健康和長壽。

全球再生醫學科技蓬勃發展,其中幹細胞藥品有望治療中風、帕金遜症、退化性關節炎等難治疾病,尤為矚目。香港的相關發展落後美、日等國家,而且細胞治療受到政府的嚴格監管,研發過程也充滿挑戰。面對重重關卡,生物科技初創公司「香港再生醫學有限公司」依然迎難而上,致力透過幹細胞技術實現現代人健康長壽的願景。未來幹細胞藥品在中風、退化性關節炎治療上會扮演甚麼角色?生髮產品在融入幹細胞技術後,又有甚麼優越性?

HKRM引入日本先進技術並融合本地科研成果

有別於傳統藥廠主要製造口服藥及生物製劑,「香港再生醫學有限公司」(Hong Kong Regen Medtech LimitedHKRM)是一間以細胞藥品為主軸的新型藥廠。公司主席施明耀先生表示,細胞藥品是指直接以具有特定功能的細胞來治療疾病,例如使用具有修復功能的細胞促使受損器官復元、重拾原有功能,而幹細胞藥品正是其中一種。HKRM從日本引入先進技術並融合本地科研,希望利用幹細胞強大的消炎和修復功能來治療包括中風、退化性關節炎等難治疾病。


施明耀先生表示,有別於傳統藥廠製造口服藥及生物製劑,「香港再生醫學有限公司」是以細胞藥品為主軸的新型藥廠。

施明耀先生投身生物醫藥科技行業已久,曾先後埋首醫療儀器、AI及機器人、T21唐氏綜合症篩查、癌症基因檢測等領域;到年餘前兒子出生,回歸家庭照顧稚子成為他投身幹細胞治療科技公司的契機。他談到,兒子出生時正值香港新冠疫情最嚴峻時期,生命的脆弱讓他亟欲突破現有藥業的瓶頸,加上本地幹細胞發展及法規框架漸趨成形,於是他秉持「香港人才結合香港科技,衝出香港」的精神,成立HKRM,並延攬了一班醫生及科學家,齊心為幹細胞醫藥在香港立足而努力。

兒子出生時正值香港新冠疫情最嚴峻時期,生命的脆弱讓施明耀先生亟欲突破現有藥業的瓶頸。

近年來幹細胞醫藥技術發展迅速,不少國家的細胞藥品技術已經從實驗室邁向臨床應用,藥品可分為注射、塗抹等劑型。以美國為例,CAR-T免疫細胞療法已經運用於血癌的治療;在幹細胞藥業發展蓬勃的日本,應用範疇更加廣泛並且深入民眾生活,透過幹細胞技術紓緩痛症、關節炎、痛風,乃至皮膚護理、生髮等醫美應用都十分常見。以生髮為例,脫髮主要成因包括毛囊內慢性發炎以及毛囊細胞活性減弱,幹細胞增髮技術不但能緩解炎症、更可恢復毛囊細胞的活力,生髮效果顯著並且十分安全。


掌握幹細胞轉化技術 治療難治疾病

HKRM的目標是將幹細胞技術轉化為新型藥品,治療現有藥品或療法無法醫治的疾病,其中特別值得一提的是有望治療中風的專利技術。有別於傳統療法,HKRM團隊充分利用幹細胞的可塑性,將間充質幹細胞轉化為神經細胞,再提取治療因子製成藥品,減輕中風造成的神經損傷,並且為因中風受損的腦部創造更好的修復環境,提高患者的康復機會。

有人說政府對幹細胞的應用監管嚴格,使香港的幹細胞醫療發展追不上美、日等國家。施明耀先生認為,生物科技業確實需要明確的監管,監管嚴謹等於樹立高標準及規範,儘管法條會令成本及研發難度增加,卻也有助藥廠訂立清晰方向,不論對病人、醫生或藥廠都有保障,亦有助新療法的催生及推廣。儘管幹細胞醫療的前景仍繫於本地法令的界定,但「真金不怕火煉」施明耀先生對公司充滿信心,相信時機成熟一切將水到渠成。

成立更多高規格實驗室和生產設施可以促進本港的幹細胞技術臨床轉化,研發出國際級水準的新技術和藥品。HKRM設立幹細胞製藥廠房是香港醫藥界先鋒,透過公司的內部研發,加上與中大、港大合作,揉合本地及日本的幹細胞技術,逐步與市場互動繼而創造一個嶄新的業界標準,進一步把細胞技術及藥品介紹給公眾。當然,除了研發和生產,由本地醫生推動的臨床應用也不可缺席,唯有醫生見證到藥品的安全性及有效性後推介給患者,「醫藥」結合才能落實治療。

研發幹細胞技術耗時耗力,施明耀先生表示公司現階段其中一個目標是加強公眾教育,讓市民感受到幹細胞治療的好處;中期目標是香港維持研發和醫療水準的優勢,成為大灣區生物科技發展的領頭羊。HKRM將日本最優秀的幹細胞藥品生產技術與香港本地科研相結合,再加上香港在臨床醫療水準的優勢,配合大灣區高速發展期這一機遇,建立於這些基礎之上,HKRM長遠目標是站上幹細胞亞洲區首席生產商的位置。

施明耀先生看好公司未來的發展,也計劃在幹細胞技術研發推動的路上吸納更多本地、內地及國際人才。他和研究團隊期許能在最短時間以最低成本達到最大增益,讓更多市民能受惠於幹細胞技術,獲得健康及長壽。


HKRM研究團隊期許能在最短時間以最低成本達到最大增益,讓更多市民能受惠於幹細胞技術,獲得健康及長壽。


幹細胞早在1868年由德國生物學家提出。它彷彿細胞的種子,能不斷更新與分化,將人體基因與細胞用於重建已受損的組織,不再只是被動治療。近年幹細胞發展一日千里,未來有望應用於各式各樣的疾病,即使身患絕症也有康復的希望。


幹細胞可塑性高 為奇難雜症提供解決方案

幹細胞聽起來像個複雜難懂又遙不可及的名詞,其實與大眾息息相關,在不少地區已有一定程度的臨床應用。內科腫瘤科專科李慧中醫生以淋巴癌、血癌為例,指出本港公立醫院亦有以幹細胞移植作為治療的方案,一般會抽取患者血液中的幹細胞作培養,然後給予高劑量的化療藥物確保將癌細胞殺死。可是化療藥物會同時傷及正常細胞,這時早前抽取培養的幹細胞便大派用場,只要將幹細胞植回患者體內就能讓正常細胞重新在身體慢慢生長。世界各地對幹細胞的臨床應用還包括嚴重燒傷和克羅恩病的傷口癒合等等,大多針對皮膚軟組織的表面傷口。


內科腫瘤科專科李慧中醫生(左)和香港再生醫學有限公司首席科學家徐軼冰博士深信,隨法規的完善和鬆綁,香港幹細胞研究發展將走出實驗室,成為醫療產業。

與一般細胞相比幹細胞擁有極高可塑性。每個人皆由受精卵發育成為一個成體,這顯示最初的胚胎幹細胞有能力生成不同的細胞,並在身體各處擔當不同的重要職能。因此只要掌握到「訓練幹細胞士兵去擊退特定毛病」的秘方,理論上便能利用生物科技抽取和培養最相應的幹細胞及相關因子,再應用到各種健康問題上。「香港再生醫學有限公司」首席科學家徐軼冰博士舉柏金遜症為例解釋,可簡單想像為患者腦內缺乏了一個「零件」,故只要利用幹細胞技術製造出新「零件」,再把「零件」放回去,即可根治病症。這項技術已經在美國、日本等地開始積極研究,但距離真正臨床應用可能還需要若干年時間。


另一方面,抗炎和促進組織修復幹細胞一大功效。香港人口老化相當顯著,關節不適患者數量龐大當關節出現不同程度損耗,身體嘗試修復時會導致一定程度的發炎。若患者關節遭嚴重磨蝕,軟骨會產生碎片並刺激免疫系統引起更嚴重的發炎,同時身體也會發出訊號去清除這些碎片,漸漸導致修補機制失控、炎症加劇,對關節造成深遠影響。幹細胞藥劑治療可防止過激的炎症,並促進受損關節自我修復,加上目前研究顯示幹細胞治療幾乎沒有副作用,不少現有消炎藥物更具優勢。幹細胞藥劑的劑型也漸漸多樣化,除了注射藥劑形式,也有塗抹、幹細胞層片等不同形式,針對不同疾病發揮療效。這些新的突破意味複雜的幹細胞技術將愈來愈普及,並以不同形式應用於日常生活



異體幹細胞研究成發展大趨勢

幹細胞一般可分為自體與異體兩種。自體幹細胞是利用當事人自身的幹細胞,異體幹細胞則取自其他人。徐軼冰博士表示,自體幹細胞可避免排斥問題,惟背後需要付出的時間和金錢成本極為高昂。而且,有些患者身體未必能夠抽取足夠幹細胞用於治療。病危的患者未必負擔得起醫療費用之餘,隨時未等得及自體幹細胞藥劑生產完成已不幸離世。

異體幹細胞應用於淋巴癌等疾病時較容易被免疫系統排斥,現時可透過服用抗排斥藥來紓緩但仍會衍生一副作用,科學界正努力嘗試利用生物技術減低異體幹細胞排斥風險。不過異體幹細胞無疑是幹細胞發展的大趨勢,不但成本大幅下降,也能讓更多人受惠於幹細胞治療。近年部分產品甚至只需使用幹細胞因子即可達至治療之效,不僅成本進一步降低,臨床應用也更為廣泛。而且,這類因子導致排斥或過敏的機會也相對使用整個幹細胞低。

夥拍團隊 海納百川實現幹細胞技術

兩位憶述當初加入「香港再生醫學有限公司」的原因。李慧中醫生指自己一直對生物科技抱持濃厚興趣,但作為醫生在職業上甚少接觸研究的範疇。機緣巧合之下經創辦人施明耀先生介紹,由杏林踏進幹細胞研究探索未知的森林。雖然香港在相關研究層面相對美國、日本等地方仍有一段距離,但她深信只要保持耐性、不斷嘗試,終會找到那串突破幹細胞技術發展的鑰匙;徐軼冰博士則提到,治療疾病,並進一步實現健康長壽是科學界不斷追尋的目標,生物科技擁有莫大潛力但同時充滿挑戰,單靠一個人難以實現,遂加入這個團隊朝共同目標進發。儘管現階段幹細胞治療在臨床應用和量產等方面仍面對不少難題,他仍深信突破的曙光將很快出現

相比香港,日本的幹細胞研發起步早了不少。向當地公司學習和分析其熟練的技術,也讓團隊醍醐灌頂,加快了本地產品研發的進度。他們解釋,日本幹細胞研究不論在產業化抑或臨床應用方面的規管比較靈活,不少幹細胞產品已進入大規模生產和銷售的階段。雖然香港法規相對嚴謹,但團隊認為適當監管可以讓患者更加有信心。

目前幹細胞產品生產、貯存、運輸和應用成本都非常高昂,為了使幹細胞早日達至應用層面,團隊訂立短、中、期目標:短期內致力完成幹細胞和幹細胞因子產品的研發和試驗性生產,並進行成效評估;中期會與不同大學加深合作,以獲得更多幹細胞應用的臨床數據;長遠則希望做到幹細胞產品的量化生產,同時進一步降低成本令更多患者可以負擔得起。團隊坦言,生物科技發展需要時間浸淫,預計一項產品由研發至完成第一期臨床驗和證明初步成效,起碼需要三至五年的時間。要讓產品正式推出市場可能還要走上漫長的路然而團隊會秉持「不嘗試就永遠不會成功」的信念努力下去,展望未來幹細胞技術發展成熟時得以造福人群。

維持理想外貌是很多人的「終生事業」,臉部保養或多或少可以依賴護膚品,然而要改善脫髮卻不簡單。講起脫髮,很多人會聯想到中年男士的「男性型脫髮」,其實不論男女老少皆可能面對脫髮問題,包括產後或更年期女士,及部分2030多歲的年輕男士。幸好近年不少增髮新技術面世,可有效改善脫髮問題。


按脫髮情況選擇適合治療

常見改善脫髮的方法有藥物治療、植髮手術等等,上述方法經過臨床實證和廣泛應用。整形外科專科彭雪瑩醫生提醒,使用哪種方法取決於毛髮覆蓋率、毛囊健康狀況例如是否已出現萎縮,以及求診者的身體狀況。一般的脫髮令頭髮變得稀疏,可使用傳統藥物或者塗抹藥水;假如情況嚴重,已經出現無法逆轉的地中海脫髮和明顯禿頭,則可考慮植髮手術,頭髮在術後一至兩個月就會逐漸恢復。

除了效果,脫髮人士通常關心不同治療方案的副作用,例如藥物治療有機會引起包括過敏在內的副作用、停藥後隨即再次掉髮等等;而植髮效果雖然較為長久,但終究是外科手術,未必每位脫髮人士都適合進行這類入侵性治療,因此應先諮詢醫生意見。另一方面,近年亦有較新的幹細胞上清液產品進入市場。其原理是利用富含多種生長因子的幹細胞上清液啟動毛囊的自我修復能力,減少脫髮,並進一步啟動頭髮生長。

再生醫學科技 治療有「髮」

與很多香港人一樣,夏女士因更年期和工作壓力,數個月前開始發現頭髮愈來愈稀疏,嘗試口服防脫髮藥物及使用坊間的護髮產品仍未見成效。經彭雪瑩醫生評估後,夏女士決定接受新興的幹細胞上清液療法。首先由醫生準備好上清液,待清潔頭皮後,於頭皮上按需要使用適量的上清液。整個療程約10分鐘便可完成,期間只需仰臥待醫生完成療程。夏女士憶述整個過程大致舒適,只有非常輕微的針刺感。

夏女士叮囑每次療程後數天要避免直接曬太陽和淋雨,夜晚更可配合護理精華按摩頭皮,之後可以如常活動。幹細胞上清液療法為期三個月,每兩星期接受一次療程,在第二個月已經看到明顯的生髮效果。最後她指這種新興療法不像傳統療法每天使用藥物,又不用擔心停藥會令脫髮情況反彈。每次療程前,都會有醫護人員檢查頭皮健康狀況和生髮進度,看到脫髮情況日益改善讓她自信倍增。


夏女士(右)數個月前開始出現脫髮問題,遂向整形外科專科彭雪瑩醫生瞭解各種改善方法。


夏女士試用了為期三個月的幹細胞上清液療法,不但脫髮情況改善,髮量也有所增加。

上一篇: 沒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