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型人工腎 為患者帶來大突破
來源: 《健康創富》224期    作者: 健康創富    發布時間: 2019-07-02 15:18    6977 次瀏覽





腎臟病是本港第七位致命病症。據醫管局的統計,單是2014年已有1,200宗腎衰竭新症。本港公立醫院有提供腹膜透析及血液透析的治療,以腹膜透析為第一線的治療模式,如患者想提早選取血液透析,可到一些認可的洗腎中心或私家醫院接受自費治療,但費用較昂貴。基於此,「國際獅子會腎病教育中心及研究基金」矢志以低廉、高質素的血液透析治療服務腎友。何謂血液透析?現時的人工腎有哪些類別?最新的人工腎對提高治療效果及減少併發症又有哪些正面效應?且聽醫護、專家的詳盡解析,及腎友的心境分享。


LKEC洗腎中心 致力提供高質素透析服務



本港罹患慢性腎衰竭的人數有逐年上升的趨勢,可是每年幸運獲得腎臟移植機會的患者並不多,因此大部分患者均需接受透析治療以清除體內多餘的水分及毒素。有見及此,國際獅子會腎病教育中心及研究基金(簡稱LKEC)正以服務洗腎腎友為目標,為他們提供高質素且收費低廉的血液透析治療。



血液透析對生活影響較少  惟公院不視作一線治療


慢性腎衰竭在本港愈趨普遍,單在去年已錄得約1,300宗新增病例,累積有超過2,000多人正等候接受腎臟移植,惟實際上每年成功接受遺體或活體腎臟移植的患者卻少之又少,僅約80人。換言之有相當大部分的腎衰竭患者尚未輪候到合適的腎臟進行移植,在此期間他們需接受腹膜透析或血液透析治療以維持生命。


腹膜透析是通過喉管將透析液引入腹腔內,利用擴散及滲透原理,從而達致清除血液中毒素及多餘水分的洗腎方式。此方式一般需要患者每天三至四次引流出舊的透析液,並將新的透析液注入腹腔。


至於血液透析方面,泌尿科專科醫生、香港中文大學外科學系助理教授、國際獅子會腎病教育中心及研究基金總理張源津醫生表示,此方式是透過針管或中央靜脈導管,利用機器將患者的血液引出,再經人工腎及血液透析機器清除當中的廢物及多餘的水分。患者每星期需進行兩至三次的治療,每次為時大約四至五小時。不過目前醫院管理局的政策是以腹膜透析作第一線治療,除非患者在接受此治療後效果不彰,方可轉用血液透析治療,而在私家醫院相關治療的收費相對較高昂。

. 泌尿科專科張源津醫生表示,血液透析是透過針管或中央靜脈導管,利用機器將患者的血液引出,再經人工腎及血液透析機器清除當中的廢物及多餘的水分。




四間中心  每年提供超過20,000節洗腎服務


眼看腎衰竭患者面對的兩難處境,LKEC矢志為腎友們提供收費低廉而高質素的血液透析洗腎服務。LKEC於1991年成立,現時的贊助人為食物及衞生局局長陳肈始教授;中心的顧問團隊包含多位教授及醫生等成員;而董事局的成員則有54位,包括主席、榮譽主席等。張源津醫生指出,LKEC現時設有四間洗腎中心,其中三間位於深水埗;一間位於大埔,合共有52部洗腎機,每年提供超過20,000節洗腎服務。中心有兩位腎科專科醫生、50多位中心職員及護士,致力確保服務的水平和質素。


倘若在私家醫院進行血液透析,每次的收費大約需要4,000多元,這還未包括醫生的費用。基於洗腎的療程需經年累月進行,以上收費對大多數腎病患者來說都是非常龐大的負擔。相反在LKEC的洗腎中心,每次血液透析的基本費用僅為1,200多元,且醫生的費用已包括在內,故可大大減輕患者的經濟負擔。



可選擇透析率更高的治療  進一步提升療效


縱使LKEC的洗腎中心收費低廉,但其治療程序及透析儀器的水平均力臻完善,絕不比大型醫院的遜色。LKEC護士總監莫麗珍指出,中心的護士在透析治療前後會仔細監察患者的維生指數,包括血壓水平、體溫及評估血管通路的情況是否正常等。在透析治療開始前,護士會確認洗腎機已完成相關消毒程序,亦需檢查透析喉管、人工腎、洗腎液三者是否配合,確認無誤才開始為患者打針和接駁儀器。在進行透析治療期間,護士會密切監察腎友的身體狀況,如果血壓水平過低或血管通路有異常,洗腎機亦會有警報提醒當值護士作出相應措施。血液透析的整個過程需要保持清潔衛生,以防患者受到感染。與此同時,在治療後護士亦可通過洗腎機所顯示的讀數,了解是否達到治療的成效(例如從體內減走了多少水分及透析率等)。對於未能達標的患者,醫生及護士會再研究並調節治療計劃。值得一提的是,目前中心除了提供傳統的血液透析(HD)療程以外,還有透析效果更理想的血液透析過濾(HDF)和擴充血液透析(HDx)可提供給患者選擇,有助進一步提升療效及病人生活質素。



LKEC護士總監莫麗珍表示,大部分患者都對中心的服務感到滿意,因為中心的洗腎機十分先進和穩定,大大減少了於治療期間感到不適的機會。





莫麗珍護士總監指出,大部分在LKEC接受血液透析治療的患者都對中心的服務感到滿意,因為中心的洗腎機十分先進和穩定,並設有超濾的過濾器,大大減少了患者於治療期間感到不適和出現併發症的機會。中心內護士與患者的比例為1比3.5至4,相較醫管局所訂指引的1比5還要理想,這樣患者自然可得到較佳的照顧。此外,LKEC中心在安排洗腎時間上相對較有彈性,例如部分腎友計劃外遊或公幹而需更改洗腎時間,中心護士均會儘量配合,因中心非常鼓勵腎友重投社會或回復正常生活。另一方面,腎友普遍認為中心的氣氛及佈置較醫院的環境舒服,有「家居」的感覺,例如窗簾上有花朵的圖案,護士制服亦不像醫院般素白,而是有紫色、綠色等繽紛的顏色,這對放鬆腎友的情緒都有正面作用。


LKEC腎友的迴響


現年67歲的黃先生在十多年前開始發覺自己小便多泡,經驗血及檢查後確診患上腎病。兩年半前,感覺身體極易疲累,原來已屆末期腎病,需要接受透析治療。但政府醫院基於資源所限,必是先為腎友進行腹膜透析。考量後黃先生和家人認為一天三次的治療會對生活構成諸多困難和不便;及後在朋友的介紹下,黃先生選擇到LKEC接受洗血。他也以自身經驗提醒腎友,如果治療後感到特別疲倦或出現血糖低的情況,可以帶備餅乾、糖果方便治療後進食,以穩定血糖避免暈眩。


另一位腎病病友,現年59歲的李先生因長期血壓高的關係而引致慢性腎病,現時腎功能已經完全喪失。大約10年前,李先生開始進行自行攜帶腹膜透析 (CAPD)。接受了約五年的腹膜透析後,其中一隻眼因爆了血管令視野變得模糊不清,再不能有效地操作腹膜透析步驟,所以公院為他轉為血液透析治療。其後醫生認為他情況穩定,再建議他參加醫管局推行的「共析計劃(HDPPP- Haemodialysis Public-Private Partnership Programme)」,以公院的收費轉到LKEC接受血液透析治療。他已經在深水埗的洗腎中心接受了數年每週三次的血液透析。每次治療後李先生都特別感到神清氣爽,覺得整個人變得輕鬆了,並沒有任何不良的反應。

. LKEC每年都會舉行健康展覽講座,以提高公眾護腎的意識。此為3月間的活動照片,講座當天邀請了兩位腎科醫生現身說法。



LKEC 3月在沙田城門河舉辦了「洗腎救人獅子行」慈善步行籌款活動,獅子會會友、醫護及腎友們,大家眾志成城為募款出一份心力。




懇請熱心捐助LKEC

LKEC洗腎中心所需的經費相當龐大,為了可以繼續向腎病患者提供價格低廉而高質素的服務,LKEC十分需要您的熱心捐助!您對LKEC的每分支持,都可以為腎病患者延續寶貴的生命!


銀行捐款:

東亞銀行 015-514-10-400146-3

恆生銀行 024-388-484800-669

匯豐銀行 004-181-2-053278

繳費靈(PPS):6141

支票抬頭:LIONS KIDNEY EDUCATIONAL CENTRE 獅子會腎病教育中心




現年67歲的黃先生在十多年前確診患上腎病,需要接受透析治療。由於腹膜透析會對生活構成諸多困難和不便,因此他選擇到LKEC接受洗血。


腎友李先生表示每次到LKEC洗血後,都感到特別神清氣爽,覺得整個人變輕鬆了,沒有任何不良的反應。







理想的人工腎應具備哪些條件?



開始接受血液透析,等於展開一個必須不斷重複的治療,一旦人工腎的質素欠佳或效能不良便會大大損及洗腎效果。既然人工腎臟是腎友的生命,那麼哪些條件決定了人工腎的好壞?

遠道而來的Bernd Krause博士 ,是德國百特醫療用品公司的資深研究學者,投入人工腎的研發工作多年。Bernd Krause博士解釋,每支人工腎都有數千至上萬根空心纖維被成束裝配在圓柱狀的透明管子中。當血液透析機將血液抽出體外,血液會在空心纖維內層流動,而透析液在空心纖維外層流動,血液和透析液藉由擴散、滲透進行分子交換,把身體各種毒素、多餘水分篩出,替代腎臟完成排除尿毒的工作,因此人工腎的好壞是決定洗腎效果至關重要的因素之一。洗腎的治療模式,大致有血液透析(HD)、血液透析過濾(HDF)和 擴充血液透析(HDx)之分。人工腎中每條空心纖維上都佈滿了膜孔,膜孔的數量、大小及排列方式是決定洗腎效果及腎友洗後舒適度的關鍵。Bernd Krause博士表示醫學技術持續進步,空心纖維上的膜孔從過去的大小不一慢慢調整為儘量同一大小,膜孔數量及排列技術也持續提升,這些改變不但強化了洗腎的療效,同時也減少了長年洗腎可能引發的副作用。用於擴充血液透析(HDx)療法的人工腎正是由此研發出來的。


怎樣判斷人工腎臟的優劣


至於如何分辨人工腎臟的優劣?以下是幾個評斷標準:


1)半透膜的製作材質:半透膜分為自然膜和人工合成膜兩種,但自然膜的孔洞大小不一、膜壁也較厚,清除率未盡理想。相對的,人工合成膜就沒有前述的問題;

2)半透膜的生物相容性:由於血液與透膜接觸可能引致發炎反應,反應強弱則視乎腎友的免疫能力及半透膜材質而定。通常人工合成膜的生物相容性較佳,可降低腎友出現併發症的機會;

3)半透膜的擴散通透性:膜孔大者有助清除中、大分子的尿毒素,但膜孔過大也可能讓有用的營養素流失;

4)水分的通透性:在透析過程中主要是影響超過濾透析量,在高流量的透析率之下提高半透膜的超過濾量,有助清除中、大分子的尿毒素。較薄的設計可容納更高密度的纖維束狀透析膜,液體與膜均勻接觸的膜面波浪曲度與液體流向設計,讓小體積透析器也能展現超水準的透析效率;

5)半透膜的消毒方式:分為化學消毒及蒸汽消毒,化學消毒容易令腎友出現過敏反應,因此現時多採用蒸氣消毒的方式。



Bernd Krause博士指出,醫學技術持續進步,空心纖維上的膜孔從過去的大小不一慢慢調整為儘量同一大小,膜孔數量及排列技術也持續提升。





人工腎中每條空心纖維上都佈滿了膜孔,膜孔的數量、大小及排列方式是決定洗腎效果及腎友洗後舒適度的關鍵。



從換腎失敗到終身洗腎 選擇笑對人生的Kat

19歲芳華正盛的Kat,攀上山顛、潛入海間、騎着單車在風中馳騁,盡情揮灑青春歲月。怎料在燭光最亮的一刻,卻因感冒患上急性腎病,且隨病況轉差32歲那年她必須洗腎。隔年上大陸做了徹底失敗的腎臟移植,以致返港歷經13次手術才保住性命。往後20年靠洗腎延命,長年的副作用不止讓她痛不欲生、夜夜難眠,指關節麻痺萎縮更讓她連拿鑰匙開門、提刀切菜都辦不到。這樣的女子理該怨懟人生,但她沒有,她說:「我相信前面有希望,我要好好活下去」!

北上換腎失敗  鬼門關前走一遭


Kat 19歲那年跟朋友到雲南山區旅行,不慎感冒、發燒,返港後症狀持續了三個月之久,經過專科醫生檢查才發現感冒病菌已侵入腎臟,Kat染上了急性腎病,且慢慢由急性轉為慢性腎病,儘管隨後吃藥治療了數年,但情況並不樂觀,甚至一步步轉為腎衰竭。32歲那年,因露營的涉溪活動她再度發燒數日,病情急轉直下開始要洗腎。


1998年,Kat說那是她人生風雨飄搖的黑暗之年。經過數月的腹膜透析,洗腎接駁至腹部的導管、一日數次的透析治療捆縛着生活,她決定到大陸換腎,孰料手術徹底失敗,Kat不斷內出血、發炎、高燒,情況嚴重到無法經歷舟車勞頓回港治療,滯留內地醫院三個月才在身為醫護人員的弟媳奔走下,搭乘紅十字會的救護車返回香港。接着的五個月時間,她做了13次大手術,直到同年11月底病情才穩定下來。鬼門關前走一遭的Kat沒有灰心喪志,她不願父母掛心積極投入復健,每天強迫自己到公園走路、鍛煉腿力。


對此為她治療的外科醫生也驚嘆:「妳能行走是個奇蹟!」的確,大陸這趟換腎手術嚴重傷害到銜接腎臟的大動脈,因此當地醫生在手術後便切除了Kat右腳的大血管,在這種狀況下多數人都難逃截肢的命運,所幸她過去熱愛運動,腿部小血管比一般人健壯發達,因而能夠取代大血管負起運輸血液、氧氣的功能,Kat才得以繼續行走,儘可能像過去一樣地生活,接受血液透析之餘也能在閒時與朋友上山、下海,享受戶外活動的樂趣。


讀者或許會問,換腎失敗後Kat為何不輪候接受第二次腎臟移植?原來那次換腎過程腎臟周邊血管遭到嚴重破壞,使她無法再次換腎,必須持續接受血液透析治療。醫生安慰她好好洗腎、乖乖戒口,可以延長多年生命,於是這一洗腎就洗了20年。這些年間Kat一直在醫院或坊間社團擔任義工,經常給獨居長者送飯,有次到油麻地一處屋苑,老房子沒有電梯她便徒步上樓把飯盒送到長者手上。Kat說有家人朋友的支持,她總學着把目光從自身病體轉移到周遭有需要的人身上。


儘管洗腎能延長生命,但長期洗腎仍會引起併發症,像是低血壓、肌肉抽筋、心絞痛、出血等,加上止痛藥的副作用積聚在身體各處,近五年來Kat關節萎縮、肌肉麻痺無力,時常痛到淚流滿面無法成眠。向來開朗的她有次在洗腎時情緒崩潰,怒吼道:「我受夠這種無時無刻折磨人的疼痛,我不要洗腎了!」是的,若巨大的疼痛無法消除,有些人寧可死去。Kat談到有位一起治療多年的腎友,抵受不了如影隨形的疼痛而選擇不再洗腎,兩週後便離世了。Kat體諒這樣的選擇,撐着病體的箇中煎熬唯有經歷過的人才懂。



醫學不斷進步 終於等到最新的人工腎


或許上天垂憐Kat,在苦境中醫生帶來了好消息!醫院挑選了符合條件的腎友接受最新的擴充血液透析(HDx)治療,洗腎超過20年的Kat 因此有機會接受HDx的治療。以HDx洗腎近一年,每週三次、每次療程四至五小時,她發現疼痛大大減輕,止痛藥從過去一天八顆減到一天兩顆到四顆,她開玩笑說:「減少服用止痛藥的分量,等於減省公立醫院的醫療支出,畢竟止痛藥也很貴啊!」曾經連鑰匙都握不住、手無縛雞之力的她,現在可以自己開門,可以動手做簡單的飯菜、收拾房間,不再像過去完全要倚賴工人姊姊或家人的照顧。


細數生活各方面的改變,一切彷彿撥雲見日。Kat真摯地說:「我想藉此幫腎友們打氣,請大家繼續撐下去,醫學不斷進步,說不定明天就有機會得到更好的治療,就像我等到了最新的人工腎一樣!」從眉宇及談話間,可以感受到Kat的自在坦然,充滿正能量的她熱愛生命,隨着治療效果愈來愈好她想繼續行山、游水,甚至與朋友約定明年齊齊參加游泳比賽,來個泳池論英雄呢!



 
 

Kat酷愛戶外活動,即使身患腎病,這些年她仍上山下海為生活留下歡樂的足跡。




洗腎這20年彈指間匆匆過去,Kat說:「開心度日,時間就過得飛快,整天灰心喪志就度日如年」。

下一篇: 沒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