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好防治 遠離乳癌
來源: 《健康創富》    作者: 健康創富    發布時間: 2023-09-25 10:00    1187 次瀏覽




乳癌是香港女性最常見的癌症,飲食及生活習慣、遺傳、環境因素等致使乳癌發病率年輕化且持續增加。針對不同類型的乳癌制訂精準治療方案成為趨勢,而化療是療程中的重要環節,現時化療藥物一掃嚴重副作用陰霾,部分藥物在成效良好之餘更能以較低劑量產生相同效益,在乳癌治療過程擔當重要地位。





以荷爾蒙受體與基因來區分,乳癌大致分成:(1管狀A型(Luminal A),這種類型預後較佳,若沒有多數淋巴腺轉移時,治療上除了手術之外可考慮只給荷爾蒙治療1;(2)管狀B型(Luminal B),除了手術之外可給予化學治療合併荷爾蒙治療2,若HER-2陽性則再加上抗HER-2標靶治療3;(3)荷爾蒙受體陰性HER-2陽性型(HER2過度表現型),約有26-30%的乳癌患者有HER2基因過度表現的現象,通常給予化學治療加上抗HER-2標靶治療4;(4)三陰性乳癌,當腫瘤三種受體表現皆呈陰性,就屬於三陰性乳癌3-4




臨床腫瘤科專科醫生吳偉棠教授表示,醫生思考治療方案時,會評估患者的乳癌類型、病情、年齡、健康狀況、家族病史等因素,制定出最適合患者的個體化治療方案。針對不同類型的乳癌,醫生會選擇相應的治療方法,例如荷爾蒙治療、靶向治療、化療、手術及放療。其中化療受到廣泛運用,對於Triple Negative乳癌和一些高危患者,通常會使用化學藥物來殺死癌細胞或抑制其生長和擴散5目前用於治療乳癌的常用化療藥物包括:聯苯雙(Cyclophosphamide)、表柔比星(Doxorubicin)、多西紫杉醇(Docetaxel)、太平洋紫杉醇(Paclitaxel)及卡鉑(Carboplatin6,各藥物有不同的特點及藥性運作,以多西紫杉醇類藥物來說,它的藥理機制是通過干擾腫瘤細胞的微管骨架,抑制細胞有絲分裂,阻止癌細胞的繁殖擴散,可用於治療乳癌、肺癌等7,與太平洋紫杉醇相比,具有更高的水溶性,且可誘導癌細胞凋亡,延長患者的存活率 8-9並對更廣泛的癌症起作用



淋巴水腫是乳癌治療中常見的副作用之一,通常會影響手臂和肩部區域,導致手臂腫脹、沉重、疼痛、手指麻木和肩膀僵硬等症狀10。緩解淋巴水腫需要藥物治療、物理療法多管齊下,患者應與醫生合作積極配合治療以獲得最佳治療成效。吳偉棠教授也提醒,癌症治療對心血管系統的毒性影響十分複雜,不同類型的癌症治療可能對心血管系統產生不同的影響,其中放療和心臟毒性較高的化療藥物對心血管系統的影響尤其要注意。因此在進行癌症治療時,醫生會密切關注患者的心血管狀況,對於高風險患者需進行心血管系統的評估,並以心電圖監測、心臟超聲波檢查來掌握心臟功能,視需要給予心血管保護藥物等。患者在接受治療時也應密切留意身體的表現,及時告知不適和副作用,以便醫生採取相應的措施來緩解和減輕不良反應。




預防勝於治療,女性可透過均衡飲食、戒煙限酒、維持適當體重、定期運動等健康生活模式,及定期篩檢等方法來降低乳癌罹患率。有乳癌家族史或其他高風險因素者應該向醫生諮詢,以擬定適合自己的預防策略。






MAT-HK-2300575-1.0-07/2023

(資料由賽諾菲製藥全力支持)


References:


1. Gao JJ & Swain SM. Oncologist. 2018 May;23(5):556-565.

2. Dieci MV, Guarneri V, Tosi A, et al. Clin Cancer Res. 2022 Jan 15;28(2):308-317.

3. Wang Y & Minden A. Int J Mol Sci. 2022 Sep 20;23(19):11046.

4. Wang J & Xu B. Signal Transduct Target Ther. 2019 Sep 13;4:34.

5. Wahba HA & El-Hadaad HA. Cancer Biol Med. 2015;12:106-116.

6. Hanna K & Mayden K. J Adv Pract Oncol. 2021 Mar;12(Suppl 2):6-12.

7. Galletti, E, et al. ChemMedChem: Chemistry Enabling Drug Discovery 2.7 (2007): 920-942.

8. Yared JA & Tkaczuk KHR. Drug Des Devel Ther. 2012;6:371-84.

9. Jones SE, Erban J, Overmoyer B,  et al. J Clin Oncol. 2005 Aug 20;23(24):5542-51.

10. Fu MR. World J Clin Oncol 2014 August 10; 5(3): 241-2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