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紅不是無情物 化作「花療」更護心
來源: 《健康創富》200期    作者: 健康創富    發布時間: 2017-07-12 14:54    844 次瀏覽





古典花療(Classical Flower Remedies)系統是由愛德華.貝曲醫生(Dr. Edward Bach)所創立,他經過多年觀察、實驗和推理,在20世紀30年代重新發現花朵在調整情緒方面的療效。



貝曲醫生是一位英國醫生、細菌學家、免疫學家、病理學家,同時也是一位順勢療法醫生(Homeopath)和草本植物學家。他所創立的系統,很多時候被視為是順勢療法的一種衍生物,可深達情緒層面。



以花朵調整心靈健康歷史

在16世紀,歐洲治療者和神秘主義者巴拉塞爾士(Paracelsus)收集來自各種花朵的露水,用來平衡情緒和肉體不適,這是人類歷史上最早記錄關於使用花朵精華的資料。此外,有證據證明不同傳統文化,包括埃及人、馬來人、非洲人和澳洲土著,都曾使用花朵來平衡情緒失調。


在1903至1906年間,儘管16歲的貝曲熱切渴望進入醫療專業,但畢業後為了不讓父母親負擔龐大學費開支,卻到了父親經營的銅器鑄造廠工作。不過那幾年的生活啟發了他,透過每天密切觀察鑄造廠裏的工人,貝曲發現工作伙伴們心中對生病的恐懼,持續對生命產生限制。對他們來說生病就等於失去工作,還有沉重的醫藥負擔,這使臥病在床的人內心掙扎。透過對抗療法(Allopathy),除了姑息(Palliation)和抑壓(Suppression)症狀以外別無他法,因此他決意尋找一種同時治癒身心的方法。



情緒性格比肉體更重要

貝曲於1912年在倫敦大學學院考獲M.R.C.S和L.R.C.P醫學雙學位,1914年取得公共衞生學位證書。貝曲很少花時間在書本上,因為他感到對抗療法的理論知識既不是醫生行醫時的最有利工具,也不是處理人類問題的完美方法。每個人對於其肉體疾病的反應差異非常大,能顯著治好某些人的療劑,在另一些人身上可能毫無效果。


貝曲醫生認為要真正研究疾病,必須注意每個病人並觀察他們受疾病影響的方式,以及這些不同反應如何影響疾病的進程、嚴重程度和持續時間。病人的情緒性格、病人的苦惱,是貝曲醫生找出所需治療的主要指引。



同病異治的治療概念

1919年貝曲醫生在倫敦順勢療法醫院擔任病理學家和細菌學家的職務,他在這裏開始了一段新的工作歷程。他發現了順勢療法創始人山姆․哈尼曼(Samuel Hahnemann)的著作,深深受到他的影響。哈尼曼以個人化療劑成功治癒病人,並強調治癒的是病人而非疾病,不管肉體疾病為何病人的「精神」層面更能精確指引出所需療劑,這與貝曲一直以來的觀察不謀而合。


順勢療法療劑都來自自然,比如植物、動物、草藥、苔蘚、金屬等,這令貝曲醫生留下深刻印象,對其日後堅持利用天然的花朵入藥影響深遠。至於為甚麼他獨愛選用花草為療劑?下個月再談談箇中原因。



如有任何查詢請電郵至annbaby77@gmail.com。





     
        





杜家麟教授 

香港順勢療法醫學會會長、澳門順勢療法醫學會會長、
英國順勢療法醫學院順勢療法醫學教授